欢迎您访问“中国盘山县政府网

收藏此页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全景盘山 > 历史文化

历史文化

抗日烽火
发布时间:2017-02-25    浏览次数:

——盘山义勇军打响抗日第一枪

   “九.一八” 事变后,不屈的盘山人民开始了武装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在艰苦卓绝的斗争中,盘山抗日义勇军,以他们的智慧和勇气,迅速打响了武装抗日第一枪。紧接着,这支队伍连续两次袭击日军,又率先取得了东北抗日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他们的直面对打硬碰硬,境外占据追着打,送上门的全“包了”这样的战略战术,极大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壮大了抗日队伍的声威。在盘山抗日义勇军首当其冲的影响和带领下,东北各地的抗日武装力量闻风而动,发动群众,建立组织,与日军展开了不屈不挠的斗争。

   (一)首战田庄台、营口,打响武装抗日第一枪

东北军主政期间,盘山绿林出身的主要绺子及首领,活动地点主要在沙岭境内,张海天(号老北风)在沙岭北九台子,以富豪家族为中心;项青山(名项国学)在沙岭东,以后壕(19516月划为台安)认户家族为中心;盖中华(名盖凌香)在沙岭西三台子,以大户家族为中心。相距都在七、八华里之间,只有蔡宝山(名蔡金义)活动在驾掌寺(现在属大洼县),也是在家乡一带。

“九·一八”事变后,他们就即速联聚商讨,誓死不当亡国奴,组织“讨日扶民救国军”,由张海天、项青山为正副司令。 “九·一八”事变仅过五天,即一九三一年九月二十三日,张海天.、项青山、蔡宝山、盖中华率400名救国军,从沙岭出发,攻打日军占领的田庄台和营口立科水源地,从此打响了东北武装抗日第一枪。

    这次战斗打得十分激烈,日军占领的营口立科水源地、变电所(位于田庄台的河对岸,营口市水源镇的水源地场内西北角),铁丝网围墙,四角有碉堡,场内有狼狗,守卫森严。这边救国军从田庄台火车站打起,策应在河对岸救国军同时出击,迅速击毁了立科水源地和变电所的日军一切防御设施,共击毙日军20多人,使日军占领的三家子造纸厂和营口市区停水停电,陷入一片混乱。

事隔九天,即十月二日,由蔡宝山带领的救国军700多人在前,张海天、项青山断后,向占据牛庄(海城)日军,发起猛攻,火烧了日本的中马当铺,攻打海兴隆烧锅大院,打死伪五区区公所所长苏贵库、警士张喜贵、伪公安33中队炮兵关亚臣。他们对境外侵犯的日军追着去打,使日军惊心胆战。

   (二)“边陲”小屯奇胜,活捉日军大佐、伪军司令

紧接着张海天、项青山、盖中华、蔡宝山率部在盘山沙岭三道沟()再次智擒日伪军。一枪未放,一人没伤,活捉日本关东军大佐顾问仓岗繁太郎、伪军司令凌印清(曾在军阀吴佩孚手下任过少将顾问),并俘获二百多名日伪军,又率先取得了东北抗日的第一次重大胜利。从此,东北武装抗日的大幕徐徐拉开。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占领了辽宁大部分城市和交通要道,逐渐把魔爪伸向农村。为扩大侵略,实现他们所谓“日满亲善”“同存共荣”的阴谋,日本关东军司令部极力在辽南出枪出钱,扶植大汉奸凌印清。在其老家高坨子招兵买马,成立伪“东北民众自卫军”,已拼凑了二百多人(近一个营),封凌为少将司令。并派出大佐顾问、特务等十二名日军监视协同。配以精良武器,于一九三一年底,由高坨子出发,西渡外辽河,进驻三道沟。高坨子距三道沟(屯)70多华里,又是相邻地带,又可以从这里伸向辽西,便于招降收缴各股武装力量。

    张海天、项青山等已知晓凌印清在急于招降各路武装力量的阴谋,待凌的队伍进驻三道沟后,张海天、项青山在沙岭警察署(离三道沟10华里),召集抗日救国军骨干,商讨对策。决定派代表去三道沟与日伪军接触,摸清底细,掌握情况,以诈降为诱饵,聚而歼之。采取讲条件、报人数、编名册、立番号、接委任等几个步骤。交涉条件,实际是借此机会,摸清日伪司令部岗哨、分布及伪军驻防等活动情况。

    据勘察得知,日伪司令部选住屯中间“面上人物”王会川家(名王福赢),凌印清住正房东屋,仓岗繁太郎住西屋,伪军要员住东邻王福臣家(其子在河北省沙河时任县官),日军随从住王福海家,三家大院相连,内有角门互通,门墙大院四角有岗楼。伪军的布防,小头目分别住在西头陆印荣家,有门墙大院,屯东单廷信家也是大院,其余在屯中散住。

    经过几次接触和协商,双方议定 十一月三日在学校操场举行招降仪式,宣布编队任职。日伪一致认为张、项归降是诚意,放松了警惕。此时,张海天、项青山意识到,面对日伪这样强大的队伍,防守坚固,且武器精良,这次行动风险很大,如诈降成功就是胜利,反之稍有庇漏或闪失,就是一场恶战。为此,他们进行了细致研究和周密地布署。张海天、项青山、盖中华直捣日伪司令部,其余蔡宝山、四季好、野童、靠山好、老二哥、三胜、北霸天、天龙、德山等分别带领队伍近2000人,按时到达指定位置,从各方策应,分面包抄。规定了进攻时间和号令,时间一到,日伪司令部处枪响,就各自带队,四面进攻。

    十一月三日拂晓,天降大雾,二、三米内不见人(日军信鸽放不飞),按原定提前行动。张海天、项青山、盖中华三人带着随从,以归降晋见为名,蒙骗了岗哨,随即解除了岗哨的武装。张海天闯入东屋,正在抽大烟的凌印清,觉得势头不对,翻身而起,但想反抗已来不及,被枪嘴顶住,只得听侯发落。就此同时,项青山、盖中华两人猛入西屋仓岗繁太郎室内,仓岗繁太郎猛起,企图反抗,但已失去时机,只得束手就擒。此时按规定时间已到,各路人马蜂拥而上,日伪军毫无准备,被这突如其来的势头惊呆了。这些伪军本来是临时收编的乌合之众,又失去指挥,只得乖乖地投降了。像住在散户陆印桥家的伪军,见状慌张的把枪仍到房后逃跑了。早饭后,日出雾散,这时日军飞机来在三道沟上空,低飞盘旋,张、项觉得其中有故,用枪立逼仓岗繁太郎。仓岗繁太郎为保住性命说出了实情:原定计划如招降成功,就立即发放信号,如不见信号飞机就地轰炸。张海天、项青山等当即令手下,在王家道南场院里放四堆柴草点火,把日本旗平放地上,飞机看见信号,以为招降成功,往东方飞走了。飞机来时群众不知还会发生什么,有的跑到屯外树林子里,有的到外屯投亲躲避以防意外。

缴械后清理现场,发现少两个日军,后在王会川道南的柴草垛里找到,当场把九名日军用“腿绑”(裹腿布)反手绑上,日军不服,嘴上咿哩哇啦的,大家都听不懂,这样又把双脚也绑上,扔在草堆旁。

    战后处理,对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大佐顾问仓岗繁太郎、特务松本德林、道原之助三名首要顾问;伪军司令凌印清、参谋长王槐山,旅长冯仙洲、军法处长刘信书、翻译官姜某五名头目,绑在马车上,拉回沙岭审讯。临走前凌印清仰天长叹“我一生大风大浪经过多少,没想到在这小河沟子翻了船”。

    对伪军小头目及剩下的伪军,当场宣布:本着“枪口对外,一致抗日”的原则,留去自由,愿意抗日的随队伍走,不愿意的自讨方便。但以后不准再当伪军,当场有100多人加入了义勇军。

对九名日军士兵给予严惩,队伍在回沙岭的路上,途径外辽河岸边未家口子时,把日军全部枪毙,尸体扔进辽河。

    对拉回沙岭的三名日军首要顾问和五名伪军主要头目,进行反复审讯,凌印清再三哀求“我参加过武昌起义,是北伐军的高官,这样做为的是曲线救国,请绕一命”。义勇军不听其哄骗,只要你挑头当汉奸决不宽容,毫不犹豫地在沙岭“西卡”外一起枪毙。他们把送上门来的日伪军全部“包了”。

    三道沟这次胜利,缴获了日伪军的全部武器弹药,其中轻机枪6挺、“三八”式步枪300多支、手枪24支、子弹七八万发、马车12辆,以及其他全部物资。

抗日义勇军的这次果敢行动和英勇气魄,使当地人民受到了极大的鼓舞,他们无不拍手称快,当即一些青年纷纷参加义勇军。事后群众传颂,“逢天时,大雾相助;犯地界老凌必死沙岭(谐音杀凌);“青山老北风,诚心把日坑,活捉凌司令,枪毙日本兵……。”

    这次打击日军的重大胜利传到关内,“北平抗日救国会”给予很大鼓励。当时在北平的东北军司令张学良将军得知后,赏给张海天、项青山金壳怀表、战刀和大洋五万元,也给予了高度评价。

   (三)抗日烽火风起云涌

    “九·一八”事变前,南满各地在那兵荒马乱的年月,什么“地盘卫队”、“绺子”(群众也称“胡子”),队伍很多,但参差不齐。日军侵占沈阳后,由于民族矛盾激化,摆在各地武装队伍面前,只有两条道路,一是起来反抗外族侵略,一是投靠日军充当汉奸求荣。

南满人民对日军的侵略罪行,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怒不可遏。凡有民族气节的绿林出身的武装队伍都揭竿而起,各立旗号。并将原名改为抗日牌名。“小股和大邦”,个人提枪带马,自动加入,纷纷联合起来,随时投入抗击日军的战斗。

    一九三一年十月的一个月里,首先组建起来的抗日队伍是盘山张海天、项青山的“抗日救国军”。以此为起点,抗日烽火遍及东北大地。

    之后涌现的有安东李振远、高连仲的“安东人民抗日义勇军”,

    新民的高鹏振 “东北国民救国军”,

    锦州蓝天林的“东北农民抗日拥张(张学良)铁血军”,

    朝阳马子丹的“救国军”,

    黑山金明轩的“东北抗日义勇军混成旅第五支队”。

    随后,凤城李子荣的“辽东抗日军”,北镇王显的“抗日救国军第一路军”,

    辽阳的“小白龙救国军”等。

    两个月辽宁各地抗日队伍多达几十个,以后各地又纷纷建立起抗日武装。

    一九三一年十二月黄显声、熊飞的“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

    一九三二年二月吉林成立“人民抗日自卫军”、“高丽革命军”,

    东北军营长王德林在吉林汪清的“抗日救国军”,一九三二年三月黑龙江李海青、张锡武的“东北民众自卫军”,

    一九三二年六月李纯华的“辽南义勇军第二军区”等等,一时间遍及东北各地。

抗日队伍在改扩建的同时,和东北军余部,都不失时机相继采取迎战、阻击、奔袭等不同作战形式打击日军。

    自盘山义勇军张海天、项青山率部从一九三一年九月二十三日第一次向日军开战到十一月三日,40天内连续三次向日军开战。之后,又连连重创日军。

    盘山义勇军除了寻机打击日军之外,又在日军经常出没的地方,反复出击。在辽河下游,阻击九台子、二战沙岭、三打田庄台、四攻牛庄、五袭海城。从1931923日到19339月,两年时间里与日伪军进行大小战斗130多次,平均每月5次多,从不放过打击日军的战斗机会。在外辽河、大辽河两岸近200华里方圆,涉及盘山、大洼、台安、海城四县、(市)15个乡镇地域。在1933年盘山义勇军整体转移前,日伪政权基本没能介入属于义勇军驻地和经常活动的地区。

       19325月,义勇军又在高力房(沙岭东北15华里)开设兵工厂,制造“铁公鸡”(打单发的枪)、土炮、手榴弹及各类子弹等,不断地发展壮大队伍。

同时又在这里建立造币厂,印制钞票,想以此来顶替、挤出奉天日伪发行的“纸币”、“奉票”(银圆还继续流通),逐步要实现金融独立,繁荣市场的目标。印制钞票面额1角至10圆四种,印制出三万圆,百姓信服认可,已上市流通一万多圆。然而,当年秋末,突遭营口、海城两地日伪军联合袭击,制币设备全被破坏而停制。

        19327月老北风总部在沙岭又发布“青苗告白六条规定”,在盘、台、海这一带开展护青保收,深受百姓欢迎。

    义勇军又以智慧和勇气,巧取枪弹。一九三二年九月七日,盘山义勇军派“北霸天”等四人潜入营口,目的绑架英国在营口头号巨商威尼斯。在洋行跑马场,狡猾的威尼斯溜掉了,他们就绑架了英国另两家商号的“少老板”和英商小姐。英国领事馆非常恼怒,指责日本当局,是他们侵犯东北造成的。随即从新加坡开来远洋战舰3艘到营口港,向日军示威。日军怕事态扩大,只好由自己按义勇军事先开的单子,照付义勇军步枪1000支、子弹100000发;手枪500支,子弹50000发;轻机枪20挺,大洋1000块。义勇军说话算数,遂将两名英国人质同时放回。从而取得大量枪弹、装备,壮大了自己队伍。

    各地抗日武装主动打击日军连续不断,此时已发展到鼎盛时期。东北全境154个县中就有93个县建立了民众抗日武装。一九三二年九月经“北平救国会”将东北民众抗日组织,统一改为东北抗日义勇军,编成54路军又33个独立支队,抗日武装已达到30多万人。其中盘山义勇军已有3路,2万多人。

以辽南义勇军为例(盘山、海城、岫岩一带的抗日义勇军为辽南义勇军),他们先后在盘山、台安、海城、岫岩、安东、营口等地与日伪军作战几百次,歼灭敌军3000多人,其中击毙日军490多人。在打击日伪军的同时,不断地发展壮大自己,辽南义勇军兵力已达65,000多人,战果显赫。缴获日伪军步枪3200多支,手枪540多支,轻重机枪116挺,子弹30多万发,各种火炮15门,炸毁日军军车4列,击毁飞机27架,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有力地配合了东北义勇军的抗日斗争。

    日军急聚增兵,抗日斗争局势发生了新的变化。“九.一八”事变时,日本关东军在东北正规部队只有10400人,当时从朝鲜调入日军4000人,就地警察、侨警4000人,共18400人,但由于日军想尽快占领东北,战线长兵力不足。

    至一九三二年秋,一年多时间,日军已增到14万多人,又大力武装伪军。“九.一八”事变的一夜之间,日军唾手所得原封的长短枪118206支、机枪5864挺、各种火炮3091门和大批弹药,为迅速装备的10多万伪军提供了方便条件。这时日军的兵力较开始时已增加近20倍。

    一九三三年二月,日军以锦州为基地,集中大批兵力,卡住“咽喉”,围剿抗日队伍。鉴于此,“北平抗日救国会”立即召开各路军首领参加的会议,通报情况,提出辽南、特别是平原地区各路义勇军应适时向热河撤离,以保存抗日力量。这时日军已经控制了整个东北城市和交通要道,装备上除武器精良外,有汽车、装甲车,通讯设备等,又有飞机配合。义勇军在平原地带青纱帐起、芦苇荡漾时还可以活动,但是到地了场光季节没有掩蔽,就不能站脚,只有向外线转移。这次转移精干队伍3000多人,其余就地疏散隐蔽,以待时机。

    转移队伍到热河以后不放心,还惦记家乡留下的人员,纪亭榭(“北平救国会”执委,先期派到盘山义勇军的领导骨干)等又率盘山一支队伍返回,但非常意外,原留下的义勇军队伍由于就地疏散,已经组织不起来了。返回的队伍在路上多次与日军冲杀,受到很大损失,只剩下600多人。形势紧迫,再不能久留,立即向医巫闾山转移,在青堆子穿过奉山铁路线到正安堡宿营时,被日军发现,迅速派来重兵堵截,义勇军处境非常危险,纪亭榭等立即决定,化装分散突围,再寻出路。

    盘山义勇军往西转移突围后,纪亭榭等去张家口地区参加了国民抗日军,以后又投奔我晋察冀军区第一分区司令杨成武部下,纪亭榭任三团团长(解放后曾任我海军航空兵参谋长)。

    盖中华突围后,经过岳父家,妻子王氏也决定跟着打鬼子。内身藏枪,同去沈阳、辽阳后返回盘山,秘密联络,筹划再拉起抗日队伍。

    蔡宝山突围后去了阜新隐居,秘密联络,伺机再起。由于叛徒、汉奸的出卖,盖、蔡两位抗日首领分别被日军杀害(1992年盖中华被辽宁省人民政府追认为烈士)。      

项青山撤离后,于一九三三年八月从喜峰口率队去投东北军,火车途中因急刹车,项青山头部被撞死亡。

    张海天撤到察哈尔,后去北平参加了“京西抗日游击队”,继续走抗日道路。因在一次战斗中负伤,医治无效,故于北平。

东部和北方的各路义勇军,逐步转入吉林、黑龙江东部山区,在不断的战斗过程中,逐步走向、参加党领导的抗日队伍,不断发展壮大,继续进行抗日。

    历史虽然过去70多年.但是,关东儿女抗日斗争的光辉业绩我们不能遗忘。盘山义勇军英勇战斗形象,将永存辽南人民心中。盘山儿女以强烈的民族精神率先打响武装抗日第一枪,徐徐拉开东北武装抗日序幕,是家乡人民的荣耀和自豪。

上一篇:民间故事之虾精守辽河     下一篇:李龙石

              版权所有:盘山县人民政府  建议使用1024*768的分辨率来浏览本站  备案号:辽ICP备13003879号 辽公网安备 21112202000001号

                            网络实名:中国盘山  通用网址:www.panshan.gov.cn  EMAIL:bad_108@163.com  联系电话:0427-3552306  技术支持:0427.com 总访问数: